• 61澳股小助手

澳大利亚养老基金行业概述

引言

目前澳洲的养老金规模已达到2.6万亿澳元,位居世界前列。日益壮大的养老基金构成了大型机构投资者的主体,对澳大利亚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发展有日益重要的作用。同时,养老基金是养老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人口老龄化加剧的情况下,其表现也越来越受到关注。2018年是养老基金行业的关键一年,生产力委员会(Productivity Commission)和皇家委员会将发起进一步的政策变革。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ustralian Prudential Regulation Authority)也将降低对表现不佳养老基金的容忍度。在此大背景下,在本文简单梳理一下澳洲养老基金行业的概况。


一、行业简介

澳大利亚养老基金行业为成员提供退休福利,由大型和小型基金组成。行业收入主要为投资收益,即从投资中获得的收入和资本利得或损失。


行业主要活动包括:经营获批的存款基金、经营公司基金、经营公共部门基金、经营行业基金、经营零售基金以及运营自我管理养老基金。行业的主要产品和服务涵盖:公司基金、行业基金、公共部门基金、零售基金和小型基金。


澳大利亚的退休金制度构成了国家养老金体系的支柱。三大支柱构成了养老金制度:经过经济状况调查的政府老年金、强制性退休金缴款(由雇主提供)和个人自愿退休金缴费计划。目前,自治养老保障(Superannuation Guarantee)计划要求雇主向员工选择的养老基金提供相当于员工收入9.5%的金额。该系统促进了行业的显著增长,使澳洲成为全球第四大养老金市场。


预计截至2018-19年的五年间,行业收入年化增长率为1.4%,于期末达到2,174亿澳元。预计2018-19年收入下降7.6%。管理资产是一个更准确的行业规模指标,预计截至2018-19年的五年间,管理资产价值年化增长率为9.9%,于期末达到3.0万亿澳元。虽然养老储蓄的价值一直在上升,但在过去五年中,几次重大兼并减少了该行业的企业数量。兼并降低了成本,并允许相关基金减少费用以吸引更多成员。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个人寻求对自身养老储蓄的控制权,自我管理养老基金(SMSFs)的数量持续增长。


监管变化在过去五年中对该行业产生了重大影响,并将在未来五年继续影响该行业。对自治养老保障的持续变更使得难以预测养老金供款的流量。2014年9月公布的变更将使保证缴款率维持在9.5%直至2020-21年。但在2025-26之前逐步增加至12.0%。2016-17年联邦预算中公布的养老金监管变化也开始重塑该行业的经营格局。总体而言,预计截至2023-24年的五年内,行业收入将以1.0%的年化速度增长至2,282亿澳元。预计同期行业资产年化增长率为10.0%,于期末达到4.8万亿澳元。


二、行业特征及表现

(一)   监管与政策

该行业的监管和税收环境非常复杂。影响养老金的法律法规经常发生变化,历届政府都在修改有关税收和缴费的规定。


过去五年,新的监管改变了该行业的运作方式。作为养老金改革的一部分,MySuper和SuperStream于2013年7月1日推出。 MySuper专注于为各个基金提供相同的多元化投资策略,意在使养老金更加透明、不同的资金更容易比较。SuperStream使用税号来查找成员帐户及减少丢失帐户的数量,旨在通过降低复杂性、及转移和合并基金金额来提高养老基金的后台效率。


2014年7月1日,强制性养老金供款比率从9.25%增加至9.5%。然而,在2014年9月,联邦政府宣布暂停未来供款比率的增长,有效地将自治养老保障供款比率在2021年前设定为9.5%。

2014年12月公布的Murray金融系统查询最终报告也重塑了监管环境。Murray金融系统调查旨在为澳大利亚金融体系提供指引,并评估金融体系能否满足和支持澳大利亚经济当前和未来需求。金融系统查询最终报告指出,养老金制度没有有效地提供退休收入,并建议采取措施为基金制定明确的目标,为成员提供足够的退休收入。联邦政府次年于2015年10月20日回复了该查询,接受了一些建议。政府提出的措施包括规定退休金制度的目标,使各利益攸关方养老金的目的保持一致。该措施于2016年11月经议会通过,并于2017年7月1日生效。


此外,几项重大变更在2016 - 17年联邦预算中被提出,并于2017年7月1日实施。这些变化包括160万澳元的转移余额上限,25,000澳元的年度税前供款上限和10万澳元的年度税后供款上限。联邦政府还允许首次购房者提取高达30,000澳元的自愿供款(这些供款以较低的税率征税)。


2018年5月29日,生产力委员会针对私人养老金系统的调查报告草案出炉。该草案主要披露了无意的多重账户(而导致重复收费)和部分养老基金及其投资产品业绩不佳两大结构性缺陷。调查显示,约三分之一/1,000万账户为无意的多重账户,这些账户每年因不必要的费用和保险而消耗账户持有者26亿澳元余额。账户持有者缺乏高质量的可比信息来帮助他们找到最好的产品。 此外,行业内竞争、管理和监管不足。生产力委员会提出了针对现有养老金默认供款分配体系的重大改革方案,其中包括引进独立专家小组评审出十佳养老金作为默认基金,并赋予审慎监管局(APRA)收回MySuper牌照的权利。另外还提及推行更严格的管制,提供有价值的保险等。相关改革方案被认为对澳洲养老储蓄系统影响深远。


(二)其他关键外部驱动因素:

1. 普通股指数

投资回报是行业收入的主要驱动力。行业参与者超过一半的基金资产分配至股权投资。这些投资在国内股票市场和国外股票市场之间进行分配。因此,该行业的表现与普通股指数的变动密切相关。普通股指数的强劲表现通常会为行业带来更高的投资回报。2018-19年普通股指数可能上涨。

(图片来源:61澳股资讯平台http://www.61financial.com.au


2.劳动力人口中的员工数量

养老金供款增加了行业的资产和投资回报的规模。每个雇主都需要向员工选择的养老基金提供相当于员工工资总额9.5%的供款。劳动力中更多的员工通常会增加对养老基金的供款,这对行业的资产基础和随后的投资规模产生了积极影响。预计2018-19年劳动力中的员工数量将增加。

(数据来源:www.ibisworld.com.au)

3.十年期债券利率

大部分退休金储蓄投资于生息资产,如现金、短期和长期债券等。较高的10年期债券利率通常会增加生息资产的回报,从而对行业收入产生积极影响。预计2018 - 19年间10年期债券利率将上升。

(数据来源:www.ibisworld.com.au)

4.实际家庭可支配收入

自愿养老金供款占该行业供款的很大一部分,其规模取决于家庭的可自由支配收入。虽然某些立法措施鼓励自愿供款,但养老基金成员必须有足够的可用收入才能充分利用这些激励措施。较高的实际家庭可支配收入通常会增加可用于自愿养老金供款的资金,从而增加了该行业的投资收入规模。预计2018 - 19年实际家庭可支配收入将略有上升。

(数据来源:www.ibisworld.com.au)


(三)运营环境

1.  收入波动

养老基金行业的收入表现出很大的波动性。行业收入由各种基金的投资收益构成,因此该行业极易受到股票市场、利率和房地产收益率的影响。由于股票市场具有周期性特征,因此波动性是该行业的一部分。鉴于过去五年全球金融市场的持续不确定性,该行业收入变得越来越不稳定。投资回报的波动性也随着基金规模的增加而上升。  


2.资本密集度

养老基金行业表现出较低的资本密集度。除了投资计算机和类似的IT基础设施外,该行业不会产生任何重大的折旧费用。与其他与金融相关的行业不同,养老基金不需要大量的零售部门。公共部门基金与各种政府部门和职能部门相关联,而公司基金通常仅对公司雇员开放。因此,这些基金类型不需要大型分销网络。此外,SMSFs几乎没有资本或工资成本。  行政和流程方面需要一些人员,还需要相关人员提供托管、咨询和投资服务。然而,该行业的直接工资支出很低,因为许多行政、咨询和管理职能都外包给专业基金经理或基金行政管理人。此外,某些行政职能的逐步自动化提高了行业及其服务提供商的效率,降低了行业活动的整体劳动密集度。过去五年中,由于一些较大的养老基金建立了内部投资管理团队,资本密集度略有增加。 


3.技术和系统

养老基金行业的技术变革很少。该行业的技术进步主要涉及提高向客户提供信息和服务的效率和有效性。这些改进减少了与运行养老基金相关的处理和劳动力成本。在线和移动平台是吸引新客户的关键工具,因为它们提供了更方便和集中化的方式来管理养老客户。

基金对投资管理软件的支出程度取决于内部管理的资金比例及外包比例。随着强烈的改革在养老基金中生效,新的数据和电子商务标准将增加技术支出。在线投资管理工具的进步可能是未来五年主要的行业技术发展趋势。


(四)当前表现

过去五年来,养老基金行业的收入受到股市表现的推动。投资收益,特别是来自股票的投资收益对行业来说非常重要,不断增加的供款增加了养老基金的规模。预计2018 - 19年主权债务和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将影响投资者的决策,预计同期收入下降7.6%。预计截至2018-19年的五年间,管理资产价值年化增长率为9.9%,于期末达到3.0万亿澳元。

在过去五年中,行业收入波动性一直很高。金融市场对全球事件,尤其是欧洲国家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较为敏感。全球主要几个经济体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加剧也导致波动。全球经济不确定性不仅影响了投资回报,还影响了自愿供款的现金流。

1.  基金数量

尽管资产管理规模强劲增长,但主要基金的数量在过去五年中有所下降。许多行业、零售和企业养老基金进了合并,这是由于成员希望降低费用和增加投资选项。基金成本通常会随着规模和体量的增长而大幅减少,推动了许多表现不佳的小型基金进行合并,以缓解日益繁重的报告要求的压力。

虽然企业数量下降,但SMSFs的数量在过去五年中飙升。许多人完全绕过了主要基金,SMSFs现在占所有退休金资产的近30%。主要的零售养老金提供者,如AMP和一些主要银行,正在向SMSF受托人宣传其辅助服务(如退休金行政管理和财务规划),有助于此类基金进一步增长。虽然投资者转向SMSFs是更好地控制其养老金,但传统的养老基金通常可以以较低的成本获得可比的投资选择。由于基金合并产生了规模经济,过去五年来行业就业增长缓慢。


2.  收费压力

过去五年来,养老基金在费用结构方面面临了来自其成员、联邦政府和行业竞争者(特别是行业养老基金)越来越大的压力。成员寻求最大化他们的退休储蓄,高额费用可能会侵蚀他们的退休储蓄。非营利性的行业基金使用较低的费用来与他们的主要竞争对手进行差异化运行。虽然零售基金也开始降低费用以保持其产品的竞争力,但行业基金在尝试减少费用的同时保持了投资业绩。总体而言,由于投资回报略低于期初,行业盈利能力在过去五年中有所下降。行业参与者从该行业获得的利润微乎其微,因为大多数利润归属于养老基金管理服务行业,或者用于再投资。

三、产品和市场

(一)产品和服务

养老基金行业的产品根据不同基金类型所持的资产进行分类。预计2018-19年,小型基金、零售基金、行业基金、公共部门基金和公司基金的资产占行业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9.5%、25%、24.8%、18.4%和2.3%。

1.小型养老基金 

小型养老基金包括两个部分:SMSF和小型APRA监管基金(SAF)。几乎所有小型基金都是SMSF,SMSF是由ATO监管的实体,其成员少于五个。SMSFs资产在过去五年中以稳定的速度增长,但增速不及行业和公共部门基金的资产增速水平。因此,在过去五年中,小型基金的资产份额下降。小型基金吸引寻求对退休储蓄有更多控制力的个人。小型基金账户的平均余额远远大于其他基金类型的平均余额。SMSFs通常只对养老金资产超过20万澳元的成员具有成本效益,生产委员会的报告指出,少于100万澳元的账户的表现明显落后于机构基金。因此,SMSF受托人通常是高净值个人和其他高收入者。 


2.零售养老基金

零售基金是向公众开放的养老基金,成员通常通过中介机构(例如人寿保险代理人或理财规划师)加入该基金。该基金(例如四大银行提供的基金)在自雇人士中很受欢迎。大型雇主也可使用零售退休金产品来履行其对员工的养老金义务。由于成员越来越多地选择将退休储蓄转移至行业基金,因此该类别基金资产在过去五年中占行业资产的份额有所下降。 


3.行业养老基金

行业基金,如零售员工养老信托基金(REST Super),是非营利性基金,通常吸引许多不相关或者其他行业的雇主。行业基金持有的资产在过去五年中迅速增长,该基金通过大量营销其低收费结构获得了更大的市场份额。在过去五年中,该基金的表现优于其他基金,增强了此类基金的吸引力。因此,其资产占行业资产的比例有所增加。


4.公共部门养老基金

公共部门基金,如First State Super和联邦养老金计划,通常有相关赞助机构或企业(政府拥有这些机构或企业的多数股权)。相较于行业养老基金,公共部门基金持有资产的增长幅度不大。该基金的资金来源稳定,因为它们往往只为公务员服务,但一些基金已经开放成为公募基金。公务员,特别是那些为联邦政府工作的公务员,通常受益于更高的强制性雇主缴费率。总体而言,在过去五年中该类别基金的资产占行业资产的份额略有增加。


5.公司养老基金

公司养老基金,例如Telstra退休金计划,由雇主代表其雇员发起,通常由外部金融机构管理。公司养老基金正在从约定给付基金(defined benefit funds)转变为确定提拨基金(defined contribution funds),以降低雇主的负债风险。许多雇主也发现自己运作的基金过于昂贵且风险太大,这促使他们弃用此类养老基金。因此,过去五年该类别基金的资产占行业资产的份额有所下降。


(二)需求决定因素

养老基金的收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种基金的投资表现。但是,对养老基金的需求包括两个部分:强制缴款和自愿缴款。缴款的流量和水平会影响行业参与者的投资回报。  

1.强制性缴款

就业率对资金流入有重大影响,因为大部分资金流入来自于强制性雇主缴款。基本就业水平的提高增加了雇主的供款,即增加了行业的总资产。收入是强制性养老金缴款的另一个主要决定因素。工资、佣金和奖金的增加有助于提升强制性缴款金额。

2.自愿缴款

实际家庭可自由支配收入的趋势会影响自愿缴款的规模。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强劲增长提高了个人自愿缴款的能力,促进了更强劲的供款增长。然而,在经济不确定时,消费者往往更愿意偿还债务并节省资金,而不是将其投入养老金。监管也可能对自愿缴款的规模产生重大影响。税前缴款的有利税收条件使个人更倾向通过退休金储蓄。但是,税前缴款上限的变化可能会限制人们利用低税率。个人的年龄也影响对养老金的需求,接近支取退休金最低年龄的个人更有可能税前补充供款并充盈他们的养老金账户,因为他们可以更快地获得资金。 


(三)主要市场

养老基金行业的市场可以根据不同年龄组成员的基金金额进行细分。成员年龄分为五组:35岁以下的人口、35至49岁的人口、50至59岁的人口、60至65岁的人口及65岁以上的人口,预计2018-19年,五组客户的基金金额占比分别为8%、26.6%、28.3%、15.1%和22.1%。SMSFs的对年龄的细分在此有所不同,因为年龄在55到69岁之间的个人占SMSFs成员的最大份额。

1.  35岁以下的人口

35岁以下的人口的基金金额占据成员基金的最小部分。这个年龄段的人通常比其他年龄组的人收入低,而且不太关注退休计划,导致对退休金账户的供款较少。此组人口通常也因工作寿命最短而累积的资产最少。在过去五年中,该市场基金金额占养老金总额的比例有所下降,主要由其他市场的增长和工资增长疲软所导致。 


2.  35至49岁的人口

35至49岁人口的基金金额占成员基金总额的第二大份额。传统上,这个年龄组比年龄较大的群体更容易受到增长型资产(如股票)的影响,因为他们仍然进行长期投资。尽管在过去五年的一些时段投资表现强劲,但在此期间,该市场的成员基金总额略有下降。


3.  50至59岁的人口

50至59岁的人口代表了该行业最大的市场。婴儿潮一代中最年轻的一批人主要属于这个市场,而这个年龄段的成员也比他们年龄更大的人拥有更多的账户。从自治养老保障制度启动以来,该年龄组的个人积累了最多的金额。他们累积的金额也倾向于分配给更稳定的投资,因此不太容易出现周期性下滑。该市场金额在过去五年中作占成员基金总额的比例有所增加。  


4.  60至65岁的人口

60至65岁人口的基金金额占成员基金总额的一小部分。虽然这个年龄段的人在之前二十年中为养老金供款较多,但有些人已经达到了支取退休金最低年龄,因此开始从养老账户中提取资金。此外,该年龄组中的许多人使用SMSFs。在过去五年中,该市场的基金金额占成员基金总额的比例基本保持稳定。

5.  65岁以上的人口 

65岁以上人口的基金金额占整体成员基金总额的第三大份额。该市场中很大一部分人已达到退休年龄。该年龄结构的人持有大量资产。澳洲的老龄化趋势,意味着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这个年龄段,这个市场的基金金额在过去五年中占成员基金总额的比例有所增加。 


(四)营业地区分布

养老基金主要位于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的金融中心。这两个州的企业数量共占行业企业数量的86.2%。因为行业主要为劳动力提供服务,所以经营地点大致追随着人口的扩散进程。许多外包养老金投资咨询和管理服务以及行政服务也集中在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的金融中心。相较于人口比例,这两个州的企业数量占比过大。其余的行业企业在澳大利亚各地均匀地分布。昆士兰州的企业数量占比位居第三,占行业企业总数的5.9%。剩余州企业数量的占比为7.9%。

四、行业周期

养老基金行业正处于其生命周期的成熟阶段。尽管行业资产的投资回报规模不断扩大,但该行业正在整合,过去五年中有几家大型基金因试图降低费用而进行兼并。 有利的政府监管是行业收入的驱动器。鼓励养老金储蓄的立法一直是行业快速发展的重要因素。但是,监管方面的变化,例如暂停强制供款比率的提升和减少税前缴款的上限,限制了过去五年行业的增长潜力。

逐渐建立的养老金意识增加了对养老金基金的供款,同时也激励个人更好地控制退休收入计划。这种意识的提高尤其体现在不断增加的SMSFs中。鉴于养老金对金融体系的重要性日益增加,过去五年来养老金受到更多关注。通过自愿税前缴费为养老储蓄供款的认知在许多劳动人口中增长,提升了行业的资产规模。目前,退休金与房屋所有权构成了个人和家庭实现终身财务安全目标的主要部分。尽管养老金对个人和经济具有重要意义,但一般工作人群仍然没有充分了解养老金。产品的复杂性和养老金安排的快速变化构成了公众对养老金理解的障碍。

五、竞争格局

行业成功与否取决于:品牌形象、适当时外包的意愿、规模效益、客户关系维护、先前的收益率。


(一)市场集中度

养老基金行业的市场集中度较低。预计2018-19年四大养老基金的资产占行业资产的比例低于20%。然而,在几次重大兼并的背景下,该行业的市场集中度在过去五年中有所增加。行业收入来自投资管理的资产,兼并使资源得到有效的整合、降低成本。


(二)成本结构

养老基金行业的收入主要由行业资产产生的投资回报构成。由于投资收入极不稳定,行业经营者的成本结构也趋于波动。许多养老基金,包括SMSFs和行业、公司和公共部门基金,都为非营利性质,盈余通常会用于再投资。更多的供款可以降低每个成员的平均成本,有利于提高利润率,因为费用基本上是固定的。在过去五年中,利润占行业收入的比例有所下降。 营业费用包括工资、折旧、水电费、投资管理费和行政费。许多基金使用外部行政人员、顾问或经理,会产生相关服务费用。此外,行业还会产生专业费用(如精算和退休金咨询费)。但是,这些费用占收入的比率很小。养老基金的行政管理成本较为适度且随着资金规模的增长而不断下降;但是,行业整体合规成本一直在上升。拥有更多成员的较大基金受益于较低的成员均摊成本。尽管在过去五年中营业费用下降,但由于期间投资回报疲软,营业费用占行业收入的比例有所增加。


(三)竞争基础

这个行业的竞争很激烈,大量的竞争基金、消费者建立自有资金的可选择性、低转换成本以及基金的相对同质性,使行业竞争激烈。在内部,基金主要依据其表现和向成员收取的费用进行竞争,过去五年内部竞争有所增加。历史业绩是个人选择基金的重要参考指标,尽管历史业绩不能保证未来的回报。个人仍然参考历史表现来决定投资策略。因此,基金过去的表现可能会影响其净资金流动。生产力委员会拟议引进独立专家小组每四年评审出十佳养老金作为默认基金,此举如果实施,预计会加剧行业内的竞争。价格竞争在行业和零售养老基金之间尤为普遍。行业养老基金通过低费用率获得竞争优势。此外,行业养老基金在过去五年中通过低成本和非盈利性的营销在内部竞争中受益。养老基金也在向成员和雇主提供的服务质量方面竞争。服务质量包括雇佣具有市场知识和经验的员工,使成员及时、方便地访问帐户信息。在评估养老基金提供的服务质量时,雇主往往依赖基金的声誉和形象。具有良好声誉和形象的养老基金通常被认为具有较低的风险。 在行业之外,养老基金与各种其他储蓄和投资工具竞争。个人可以自己投资,或使用基金经理等方式为退休筹集足够的资金。行业还面临来自房地产相关行业的竞争,这些行业提供了投资金融或养老金市场的替代方案。但是,自治养老保障计划的强制特征使行业得到保护,减弱了外部竞争影响。


(四)进入门槛

虽然SMSFs的进入门槛较低,但养老基金行业的准入门槛较高。为了具有成本效益,养老基金的资产需超过20万澳元。同时APRA对向公众提供退休金产品的退休金实体的受托人有一定的要求。受托人必须满足最低资本要求或提供对等的银行担保,或获得符合要求托管人的支持。未来受托人还须满足APRA的其他要求,包括:执行投资和行政职能的能力;投入足够的资源,如人员配备、计算机和财政资源;并且在发生意外事件(例如系统故障)时有足够的应急计划。 2004年《养老金安全修正法》制定的退休金许可制度也增加了行业进入门槛。受APRA监管的养老金实体(RSE)的受托人必须获得新的RSE许可并注册其实体。SMSFs和公共部门基金不受这一制度约制。 许多大型基金管理着大量资金,并从规模效益中受益。这种规模有助于降低费用率,并获得较小基金不易获得的投资机会。能否提供更低的费用,这是行业参与者的关键竞争因素。

六、行业展望

养老基金行业未来五年的增长可能会受制于强制供款比率的暂停增长、对税前和税后供款上限的设定。然而,鉴于行业不断扩大的资产基础支撑着投资收益的增加,预计该未来五年行业仍将继续增长。全球经济和海外股票市场的表现仍将继续影响整个行业,金融市场日益全球化,任何放缓都可能影响养老基金的表现。预计截至2023-24年的五年内,行业营业收入将以年化1.0%的速度增长,于期末达到2,282亿澳元。预计同期行业资产年化增长率为10.0%,于期末达到4.8万亿澳元。


行业资产正成为澳大利亚金融体系中越来越重要的部分。由于基金投资期限相对较长,预计未来五年,现有基础设施项目的扩建或私有化将继续吸引行业资金的投资。同时,预计养老基金将增加其在住宅贷款方面的触角。但是,成员在不同的养老基金之间转移资金可能性,会给相关基金带来流动性风险。


随着监管机构变得更加积极主动,预计未来五年行业的报告和财务要求将变得更加严格。历届政府也可能会尝试修改相关法规,涉及变更养老金的投资组合、策略、供款上限、强制性供款额度和变革时间等。预计这将一定程度上限制行业收入的增长。


预计未来五年主要基金的数量将继续下降。竞争压力和强势的养老改革可能会促使更多的基金兼并,减少行业企业的数量。兼并和SMSFs的普及将导致未来五年行业就业增长疲软。虽然兼并将使参与者受益,但监管和合规费用的提升可能会抵消这一有利因素,并在未来五年内小幅降低行业利润率。


  • Facebook Social Icon
  • LinkedIn Social Icon

澳洲投资博客 - 澳洲股票投资必看的平台

 

61澳股资讯平台 

www.61financial.com.au

地址:Suite 19, 40-42 Montclair Ave, Glen Waverley, VIC 3150, Australia 

电话:+61 432 555 561 

邮箱:support@61financial.com.au

Blog: www.blog.61financial.com.au

© 2018 Created by www.61financial.com.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