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1澳股小助手

【澳洲股票】中国《电商法》影响下的贝拉米Bellamy’s Australia Limited(ASX:BAL)分析

更新日期:2019年1月14日

政策消息

随着中国《电商法》即将推出,将受影响的行业将不仅仅是代购和电商。


由于该法还涉及跨境电商售卖食品安全相关的规定,进口食品需办理食品流通许可,无中文标签,未通过国家认监委认证的工厂生产,未取得配方注册证的婴儿奶粉将不得在网络平台上销售。


这对于一些未取得中国市场监管总局(SAMR,前身为CFDA)资格的配方奶粉公司将照成重大的影响。


对于违反相关规定的卖家或平台,处罚将如下:

  • 违反相关规定的卖家,最高可被罚50万人民币,但造成偷税/漏税需承担刑事责任及更高的罚款。

  • 违反相关规定的平台,最高可被罚200万人民币,但造成偷税/漏税需承担刑事责任以及更高的罚款。

目前,对于通过社交软件,私人性质的代购,估计2019年待相关法规出台后,此类代购将受到规范。

市场消息

自9月初,中国《电商法》相关消息流出,澳洲奶粉和婴儿食品巨头Bellamy’s Australia Limited (贝拉米澳大利亚有限公司)(ASX: BAL)受消息影响,公司股价出现下跌。


截至2018年12月4日,该公司收盘价为8.06,较8月30日最高位12.57,下跌35.88%。其52周最高/最低分别为23.07/6.91。在中国实施被称为史上最严格的奶粉配方注册制后,有机奶粉和羊奶粉被看做是各家乳企的下一个发力点。


贝拉米作为有机奶粉的代表其注册进展颇受关注。今年早些时候,有业内人士称由于贝拉米新产品在配方方面有所改变,以及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处在部门合并和机构改革进程中,因此新产品的审批可能会有所延后。


高盛称,审批的推迟意味着贝拉米高利润新产品进入市场的时间或将被推迟至2019财年下半年,这将对其盈利情况造成直接影响。


贝拉米在年报中称,正在进行注册申请的产品仅在线下渠道销售,占贝拉米18财年销售额的比例不到6%。并表示“公司将继续尊重流程,并在最终确定SAMR注册申请时告知市场”。贝拉米CEO Andrew Cohen强调说: 我们的中文标签产品在SAMR的注册对于我们扭亏很重要。我们将继续计划和组织中国线下渠道的最优模式。

卖空消息

根据ASIC公布的卖空信息,可以看出2018年9月前,BAL的卖空仓位就开始飙升,由7月不足2%,到8月已升至5%左右。


并由于在10月24日,BAL的CEO在公开发言中提及,2019年澳洲品牌全年的销售很可能处于指导收入的下限,预计收入增长处于0-10%之间,2019上半年销售将较2018上半年下降10-15%,并预计2019年下半年将有所改善。


受该消息影响BAL的空仓由10月23日的7.23%,在接下来的一个月跃至8-9%。其中卖空BAL最为活跃的机构为Norges Bank(挪威中央银行)和JP Morgan。


公司简介

Bellamy’s Australia Limited (贝拉米澳大利亚有限公司)在2004年由一个塔斯马尼亚州的家庭创立,公司创立目的是为孩子提供方便且有营养的有机食品。

随着公司发展,目前BAL已为新生儿,幼儿和儿童提供一系列超过30种的有机食品以及婴儿配方奶粉。


贝拉米中国战略

回顾BAL近几年的发展,在2014年该集团在中国/香港地区的销售占集团总销售11.11%,本地销售占84.61%。但在随后几年这一局面发生变化,至2017年中国/香港地区的销售占比上升至30.45%,而澳洲本地的销售占比下降至66.64%。销售增长方面,从2014-2017年间,澳大利亚本地销售虽在2017年出现下降,较2016年同期下降11.25%,但年均增长仍然能保持在71.99%。而在中国/香港地区销售方面,2017年增长降至双位数,较2016年同期增长46.49%,年均增长达153.30%。


BAL在2017年12月底利用Camperdown去申请SAMR(原CFDA)相关的牌照,该牌照主要用于在中国贴标并能通过零售渠道进行销售。并承诺如Camperdown成功申请相关牌照,将收购其余下的10%股权。也由于中国/香港地区销售的快速增长,使BAL将集团发展战略重心也放眼中国市场。在2017年,BAL以$2,850万收购奶粉生产商Camperdown Power Pty Ltd原因是该公司拥有CNCA牌照(用于制造出口中国的奶粉),对于拓展中国市场可算得上重要的一步。但理想往往是很丰满,事实却很骨感,BAL在2017年6月公布收购Camperdown 90%的股权。不幸的是在7月11日,Camperdown的CNCA牌照被中国监管部门限制使用。这对BAL来说,可算得上当头一棒。虽该次收购对BAL造成一定打击,但BAL的管理层也很快做出相应的战略调整。

同行业对比

根据BAL和A2M过去公布年报中细分业务销售情况,可以看出在2015年BAL无论是中国/香港地区销售又或者澳洲本地销售增长率都远高于A2M。


但从2016年开始,两者之间的差异就开始突显,A2M从2016开始中国及其他亚洲地区销售,就一直每年保持3位数增长,而澳洲本地销售增长也都超越BAL。


直到2018年,两者之间的差距就更为明显,BAL年报中已经没有中国/香港地区的销售相关信息,唯一提及的只有中国地区线下销售只占不足集团总销售的6%。


相反A2M在2018年该地区销售较2017年增长163%,在本地市场A2M在2018年仍能保持49.38%的销售增长,而BAL只有约31%的增长。


造成两者间销售差距原因,很大程度上两者间不同的产品定位和销售渠道。回顾BAL过去的销售策略,主要是通过与天猫,京东,网易考拉等平台进行直销,这很大程度限制了其在中国地区的销售渠道。

(图:网易考拉CEO张蕾(左)与贝拉米CEO Andrew Cohen先生(右)签署战略合作升级备忘录)


也由于BAL采用直销方式,这也直接损害了代购们的利益(代购很难与官方直销竞争),使得代购们继而转向A2等其他产品。少了这帮“免费的推手” ,BAL也相较于A2M少了一条重要的销售渠道,因此销售增长比不上A2M也算是理所当然。

另外在产品定位上,A2M从最开始就将A2 Platinum定位高端市场,Nutrition也有Aptmail Profutura面向高端客户,而BAL目前这类产品仍然处于空白。根据2018年公布的年报信息,该集团将在2019年下半年推出其高端配方奶粉,并将加入如DHA, ARA, GOS和FOS等成分。这将进一步弥补与其他奶粉巨头在产品定位上的空缺。


试想一下,在中国高端婴儿配方奶粉属于快速增长的市场,而在生产普通配方奶粉与高端配方奶粉之间的成本差异并不大,但中间的利润空间则是明显,对于BAL来说,填补这部分空缺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集团财务


回顾BAL集团过去5年的业绩,在主营收入方面,除2017主营收入出现下滑1.80%外,其他年份均保持双位数增长,该集团5年平均主营收入增长达69.07%。


而集团EBITDA和税后净利润增长方面,也是在2017出现下降,其EBITDA下降98.91%,税后净利润降101.47%。其余年份两者均保持3位数以上增长。


在集团细分业务方面,该集团从2018年起细分业务公布发生变化,其澳洲销售收入占集团收入的69.5%,海外销售占26.84%,而澳洲生产方面只占3.66%。


由于中国政府从2018年1月1日起,相关销售需取得SAMR资格(原CFDA)。由此可见这对于BAL来说,在获得该资格前将会损失不少市场份额。


如用该行业的竞争对手,奶业巨头The A2 Milk Company Limited (ASX: A2M)细分业务销售增长作粗略的对比,就可比较BAL在这期间损失多少收入增长机会。

澳洲奶业消息


根据IBIS消息,近年来由于全球市场对澳洲奶制品需求的增加,使澳洲奶制品行业经历了一次大幅的增长。2018年该行业增长达到12.5%,主要受中国以及其他亚洲经济体对奶制品需求上升所推动。

此外澳大利亚在今年3月签署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这将为澳大利亚自由贸易打开通道,同时也为日后乳制品行业出口的增长提供了支持。

总结

总体来看,BAL的中国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先是直销方针挤压代购这批“免费推手”的销售渠道,另外收购的Camperdown也没有实现其CNCA牌照的意义,此外还要面对中国法规进一步的“紧箍”。BAL日后的出口之路是否能峰回路转,乘上乳业发展这一波趋势,这还需投资者持续关注市场动向。


  • Facebook Social Icon
  • LinkedIn Social Icon

澳洲投资博客 - 澳洲股票投资必看的平台

 

61澳股资讯平台 

www.61financial.com.au

地址:Suite 19, 40-42 Montclair Ave, Glen Waverley, VIC 3150, Australia 

电话:+61 432 555 561 

邮箱:support@61financial.com.au

Blog: www.blog.61financial.com.au

© 2018 Created by www.61financial.com.au